PP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S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邹澜央行将强化资产证券化监管消除风险隐患关键

发布时间:2019-09-14 13:29:13 阅读: 来源:PPS厂家

邹澜:央行将强化资产证券化监管 消除风险隐患

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

1月30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第三届年会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主题为“依法治国与资产管理市场改革”。和讯网作为网络财经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图文报道。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在论坛中表示,人民银行考虑下一步还是要坚持创新和监管相协调的发展理念,按照投资者适当性的原则进一步完善管理制度,加强监管协调,强化资产证券化业务各环节的监管,及时的消除各类风险隐患。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邹澜:大家知道资产证券化这一话题最近这几年重新开始热起来,也是一个老话题。真正开始探索是90年代初。我记得最早是99年,尚主席在人民银行当副行长的时候有一个批示,关于资产证券化报告的批示。当时提出说对资产证券化的问题要高度重视,要提早做研究。所以当时根据尚主席当时的指示,人民银行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推动相关的研究。我记得在03年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们专门起草过,还专门给国务院的领导同志去信介绍了资产证券化的相关情况,提出了在国内推资产证券化的一些设想。我记得当时信里提了两个方案,一个是针对美国两房的建构,这个方案更多的就是从体制机制的角度来谈的,出发点当时主要是解决房贷的问题,就是做房地产金融的政策。另外一个方案相对更加简单一点,就是回到一个纯粹的工具层面,推ABS这样一个产品。当然因为整个的事相对比较复杂,而且从当时来看国际上就已经有非常大的量了。所以在做相关决策的时候,决策层实际上是非常慎重。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03年的时候,当时相关领导收到相关的议题,专门提到具体负责的业务干部去国办专题研究讨论。当时国办二局的局长还跟我们介绍了,说他们非常重视这件事,他派人在市面上所有的书店,所有关于资产证券化相关的书全部买回来了,他亲自都读过了。当时联系金融的处长在做博士论文,选题就是资产证券化,当时我们的领导专门找来让我们来学习。所以整个的事历史非常之悠久,当然中间出现过一些这样那样的情况,非常之慎重,直到最近几年把一些问题考虑的比较清楚了,当然了也结合国内的市场发展需要,做出新的决策部署。到13年8月的时候又进一步扩大资产证券化的试点,今天的会议安排给我出的题目是“资产证券化的探索”,因为会前提到了一些感兴趣的话题,所以刚才张总还问我准备介绍什么?我说我可以做的我只能介绍信贷资产证券化,因为从我个人这么多年学习相关的内容来看呢,我个人觉得有一些词汇,当然在逻辑上我们叫做概念,比较容易串着用,但是实际上是有一些细微的区别。

比如说证券化,实际上更多的证券化指的是直接融资的发展过程,是指一国金融结构的变化过程。20年前可能当时大家喜欢用的可能是脱媒,更多的是跟这个有关。过去一国的金融结构里面更多的是依靠传统的存贷款,然后转到更多的依靠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工具。包括股票、公司信用类的债券,这个转化的过程叫证券化,这是一个金融结构转变的宏观体制上的概念。当然另外一个概念就是资产证券化,或者资产证券化再引出一个概念资产支持证券,这也是有区别的,尤其是对中国来说。比如说城镇化和现代化,指的不是一个工具,而是指的一个过程和系统。而我们说资产支持证券,它指的是一种证券。资产支持证券又可以细分,刚才提到了表内和表外。金融工具的选择应该是金融市场自主自发的一个选择,我个人觉得不可能会人为来界定说你做这个金融工具,你声称做这么一个金融工具,那么你必须怎么着,更多的实际上是投融资双方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以后,我们的业界在推广这个模式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在学校教这个东西的时候,回头过来总结这个产品规律。所以说到表内的这个资产证券化大家很熟悉,比如说欧洲在推广一种更加古老产品的时候使用的证券概念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实际上德国和北欧国家的概念也是一样的,也是放在资产证券化里面。我记得危机期间,美国实际上非常热烈的讨论,因为危机很多都指向了资产支持证券这样一个工具,大家认为出表ABS只要做好风险防范和制度安排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健康发展的。

资产证券化再说的话这里面又分信贷资产证券化,信贷资产证券化显然是资产其中的一部分,为什么我说这两个概念是有区别的呢?因为主持人给我提到的一些议题提到了这个概念,因为大家用到的资产证券化很多。我们现在收到的一些要研究的指令范围很广,但是我们知道在人类探索的基础上,在学科发展的过程中,本身分类学就是一门学科,比如说植物学。当金融市场高度发达,当金融产品琳琅满目的时候,大家在研究问题,大家在做市场的时候,就必然需要你有整个的金融产品目录体系。这个时候泛泛的说一个,如果说只叫资产证券化,显然现在的信贷证券化它所涉及到的问题,它给微观宏观带来的影响和普通的企业资产证券化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企业资产证券化这块呢,不是说这两年才有的词,我记得交易商协会在很多年推出了ABN,它推出的这个对我们思考一些问题实际上是蛮有启发的。我记得它的ABN不强制是不是真实出售,是破产隔离还是不是破产隔离,放在了公司信用类的债来说的。

如果说是信贷资产证券化情况就不一样了,信贷资产证券化涉及到了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的变化,涉及到了金融宏观的问题,涉及到了宏观的调控,宏观审慎的问题。和一个企业说把这个资产,不光是拿出来做抵押也好,做质押也好,还是说真实出售也好,无非就是获得了一个融资。还有更加重要的,如果说是企业资产证券化,企业是最终的末端。而金融机构是一个中间的位置,所以说企业资产证券化,你说利率高还是利率低,我们总是希望在特定的宏观环境里面尽可能的提高金融效率来降低融资成本,只是说它解决了一个融资成本的问题。但是对金融机构它就涉及到了利率的传导问题,尤其是我们在利率市场化的这个背景下来看这个问题。对美国市场很熟悉的人跟我们交流介绍,在美国市场,至少在美国有的品种,比如说房贷的品种,实际上是由发出去的利率来决定给客户贷款的利率,所以我们站在宏观的利率传导机制和利率市场化的视角看这个问题的话,本身资产支持证券这么一个工具,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这么一个工具,在整个的宏观利率的传导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比如说最典型的美国的货币政策的传导,也是大家议论比较多的,可能是一个价值型的工具用的比较多一些。它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当然了现在有更加丰富的一些工具了,它会影响它的基准利率。最近开会说维持0.25不变,它是相互由短期利率在逐步的影响长期利率,金融市场产品的利率影响信贷的利率,进而影响所有个人消费行为和企业的生产行为,所以说它的货币政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宏观政策。在这个政策的传导机制之下,形成一个有效的传导机制和有效的调控机制,美国在金融结构之中,它非常大的一个债券市场,金额在这个债券市场之中非常大的资产支持证券市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回过头来说,我们现在所提到的,比如说我们在13年下半年我们碰到了很多的困难,我想这些困难实际上也是发展中的困难,主要是指的利率,利率环境不适合证券化,要不投资人觉得利率太低了不愿意买,要不发起人觉得这个利率太高了,说我这个承受不了,贷款利率才这么高,我想这会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进程逐步得到解决的一个问题。

反过来如果说资产证券化资产支持证券的发展,可以推动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比如说央行的资产支持证券,或者说经营模式是放贷款贷款资产证券化,形成一个新的金融模式,或者说这个金融模式占一定的比例,决定它的贷款利率需要更多的考虑债券市场利率的变化。不会像我们现在这样,很多的大行都有金融市场部的人,他们会跟我们说他们在行业是没有地位的,金融市场是金融市场,信贷是信贷,这两者之间不管是从量和价方面,现在的沟通和交流的渠道目前来说是非常有限的。这里可能还涉及到了很多考核激励机制的问题,这些调整理顺了以后关于收益率方面的问题可能会得到有效的解决。它是一个对整个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有重大的影响,是在利率市场化方面有重要的作用。所以人民银行一直以来对资产证券化的市场发展非常重视。

2014年一年应该在各方面的努力之下,和以前相比是有不错的成绩。但是我想未来的路很长,我们现有的成绩如果说我们再细分的话,还可以把这个看的再仔细一些,比如说去年一年的发行量在2800多亿的规模,实际上这里如果说我们再细说它不同的品种,CLO可能是占2500亿左右。林总给我介绍过美国的情况,说美国去年还是前年CLO的市场恢复到了危机以后的最高水平,一年发500亿美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就是三千亿的水平,所以我们的CLO市场已经很接近于美国的市场。从量上来说已经非常大了,但是我们还有其它的一些品种,ABS还有NBS。我之所以把CLO和NBS区分开,因为我看到过一种观念,一个台湾人写了一本书,他在书里很鲜明的说,他从来不认为CLO是ABS,因为原理,它的风险的识别和方法,是因为站在一个评级公司的视角来看的,他觉得完全不是一个产品。当然了不管是不是一个产品,我们是觉得在现在我们金融市场在往下走的时候,我们把有一些东西应该看的细一些,只有把它分的再细一些,你才能有针对性的来针对某一个产品提出一些解决方案。

人民银行考虑下一步还是要坚持创新和监管相协调的发展理念,按照投资者适当性的原则进一步完善管理制度,加强监管协调,强化证券化业务各环节的监管,及时的消除各类风险隐患。从我个人的意见来看,可能还是分工,不同的主体,不同的角色,应该关心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市场监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更多的应该是关注机制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美国人危机以后提出的风险自留,解决的是一个逆向选择的问题,是解决一个利益一致性的问题。因为我如果把利益一致性问题和逆向选择问题解决了以后,不需要一笔一笔看交易了,因为不再有动力了,你的投资人没有强烈冲突动力,这些机制的设计我想是行政部门关心。行政部门关心系统性风险,我想系统性的风险不等于一支一支产品的风险加起来,这应该是两个专业词汇。至于风险的主体是谁,我认为不是发起人,发起人当然会关心,对微观的关注是放的贷款。从贷款变成资产支持证券的时候,到底最终的风险谁来承担?我想还是投资人,因为只有机构投资者他们又有能力,又愿意,他们才来承担这个风险,这恰恰是我们在宏观的制度设计上强调了投资人适当性的原因。现在证监会的体会很深了,所有的产品高风险的产品挂到了交易所,只要有身份证开户的人都可以买,最后会留下很多的问题,最后实际上会留下很多刚性兑付背后的隐患。我们现在关注的刚性兑付,解决问题不在现在,如果说我们可以时间穿越的话,我们应该穿过去三五年,你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刚性兑付很多的问题是过去埋下的雷,这是讲了风险的防范。

为了做好风险防范,我们认为信息披露和信用评级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市场约束机制。信息披露为什么重要,因为跟刚才的逻辑是一致下来的,因为投资人要承担风险,他要分析风险,就必须得有足够的充分的信息披露。当然了我们看到过去的市场在量上已经有一个很大的突破了,我想在信息披露的质量方面,我们最近听了很多投资人的一些意见和看法,包括我们现在有人反映说,为什么别人不买呢?我们问了各种类型的投资人,有非常多的投资人说真不是我不感兴趣,我们对这个市场就像大家一样的那么有热情,可能部门里专门为了资产支持证券,我们准备了团队,当然了现在不大,可能专门招了一两个人来研究这个问题。市场上放的每一支证券都跟踪研究了,但是不敢买。因为我不知道你卖的是什么,你说你有几十笔的贷款,你这几十笔贷款给谁的我都不知道,给了我一个平均期限,平均的收益。你信贷的标准我是需要的,如果说是CLO的话每一笔贷款的风险我是不清楚的,而我是不希望等到违约的时候直接找上门说我不管,只要这个机构在你就得给我还,很多的投资人说我不希望做到那一步的,那么为什么说资产支持证券呢,那不就是金融债吗,就发一个金融债不就完了吗?

信用评级和信息披露之间有很密切的联系,这里涉及到了信用评级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我想信用评级只是一个辅助性的,投资者识别风险还是得靠自己,这是一个危机的一个重要经验。要减少外部评级的依赖,我们现在在市场的沟通过程中,可能大家对这个还有不同的认识。大家认为那些信息说所有的贷款,所有的信息都给评级公司了,评级公司说我有了,说评级已经告诉了它13个亿了,你投资人跟我要干吗。我想如果说大家有这样的认识也是非常危险的,最后是美国危机的状况。投资人说看了评级了是3A,他们说只要认识英文字母就可以了,如果说是这样的一个机制也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希望采取市场化的办法重点引导,还有很多其它的问题,最后包括简化发行程序的问题,这可能很快大家可以看到一些变化。监管部门束缚过多的话投资人很难有空间,最后如果形成整个的市场文化,投资人乐得清闲,反正你都管了,我又不用费劲,我就可以管理好我的财富,如果说真的是形成这样一个文化,我想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谁的财富谁管理,谁做的投资谁承担风险,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谢谢大家。

樱桃养殖http://www.jdhsh.com/ggzz/yt416/

圣伯纳犬养殖厂http://www.novmv.com/qlyz5/sbnq/

夏天旗袍款式http://www.gysjo.com/qpk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