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S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歌案庭审第六天检方宣布求刑请求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49:21 阅读: 来源:PPS厂家

江歌案庭审陈世峰会被判有期徒刑20年吗?今天(12月18日)检方认为陈世峰蓄意谋杀手段极其恶劣请求法庭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看来,日本要判处死刑真的很难,不过,我们还是要去看看江歌案陈世峰的恶以及刘鑫的罪,顺便听听法庭旁听者的心得体会吧!

江歌案今天继续开庭。检方认为,陈世峰蓄意谋杀,手段极其恶劣,而且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反省。检方请求法庭判处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

检方宣布求刑20年,原因有七:

1、陈世峰行为恶劣,江歌脖子上有12处伤口,主要伤口从右到左刺透,深度达6.5cm-8cm;

2、杀人动机强烈;

3、陈世峰行为自私;

4、给社会带来恶劣的影响;

5、陈世峰是有计划性的杀人行为;

6、刘鑫开门的话,检方推测也会强制开门,杀了刘鑫;

7、行为具有报复性,没有悔恨,道歉只是形式上的。

检方认为陈世峰蓄意谋杀,检方请求法庭判处20年有期徒刑,如果判刑时间成立的话,陈世峰出生于1991年,今年才26岁,如果判刑20年,也就是说陈世峰出狱才46岁,或者说,他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说不定还可以更早的出狱,对此,你们怎么看?很多网友表示假设陈世峰没有被判死刑,简直太便宜他了,毕竟他犯下的罪实在是无可原谅。

至于江歌案的庭审结果如何?或许在所有人眼里这已经不重要了,毕竟陈世峰和刘鑫的罪与恶都已经深深刻在他们心中。当然更多人都希望陈世峰被判死刑,但是检方求刑20年。我们还是去探讨陈世峰的恶、刘鑫的罪吧!据悉,刘鑫出庭作证时否认怀孕,还两次提到江歌打工的地方是“酒吧”。随后,江歌母亲@苦咖啡-夏莲在微博上质疑江歌打工的明明是“居酒屋”,刘鑫为何强调两次“酒吧”?在日本,“酒吧”和“居酒屋”的概念有所区别,“酒吧”是专门提供酒精饮料的娱乐场所,“居酒屋”则为大众餐饮。记者专门探访江歌生前打工地,并采访和江歌一起打工并旁听了刘鑫作证的日本同事,证实江歌打工的地方应为“居酒屋”概念。看来,刘鑫的出庭证词细思极恐啊!

江歌案庭审现场旁听者心得体会 陈世峰与刘鑫的发言让人不舒服

以下是江歌案庭审现场旁听者的心得体会发文:

2017年12月10日,江歌案庭审前一天,我在东京地铁站见到了江歌的母亲,等待已久的审判终于到来,江歌母亲告诉我,“403天了,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判陈世峰死刑。”虽然我能理解一位失去女儿的母亲的愤怒,但以江歌案的受关注度,整个判决过程未必会那么顺利。当天江歌母亲的表情很痛苦,而随后几天庭审现场发生的一切,又让迫使这种表情延续下来。

江歌母亲在庭审之前江歌母亲在庭审之前

庭审第一天(12月11日)上午8:00,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前比以往人多了许多,记者、自媒体、以及关注案件的普通人大约有四百人等待旁听,但旁听席只有只有31个座位,所有人需要现场抽签,抽中的才可以进入。

等待抽签进入的人群等待抽签进入的人群

庭审现场规定,进去后中途不可以出来,除了午餐时间可以出来就餐,别的时间出来就算你弃权旁听资格。虽然大多数人无法进入现场,也都在庭外等待传出来的消息,很容易分辨哪些是我们的国内同行——喜欢贴暖宝宝驱寒的都是。

在东京,一般的刑事案件在庭审前5分钟可以拍摄,然而,由于江歌案的特殊性,这个正常的拍摄环节被临时取消。开庭后,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陈世峰方面提出主张:杀人未遂!所有人都很吃惊,我也怀疑自己听错了,江歌人都不在了,你怎么还未遂呢?当这条消息在休庭期间被爆出后,民众质疑声不绝,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而这个主张在两天后,促使了另一个情况的发生——陈世峰唯一的证人选择拒绝出庭作证。

这位证人是陈世峰的日本妈妈,他们曾经关系密切,如果作为陈世峰的唯一证人,她的证词分量很重,且完全有可能影响对陈世峰的量刑,因此她的放弃就如同对陈世峰进行了提前宣判。当天晚些时候,有消息报道出来,陈世峰这位日本妈妈收到了恐吓,不敢做陈世峰的证人。原因是中国媒体的大范围关注和报道、日本也关注到了此事件,经过报道后,陈世峰的唯一证人的不出席是经过多方面考虑过。

因为日本妈妈的缺席,上午庭审环节比之前结束得早很多,大家把等待的重心转向下午时,刘鑫作为证人出现。

刘鑫消失于公众视线中已有很长时间,我们都不确定在法庭之外能否认出。下午时候,我和同事来到裁判所的地下一层,碰到了装备齐全的一个女生,就是一种直觉反应吧,我问,“你是刘鑫吗?”她脚步变快,一位身穿西服的工作人员护送这她离开。

后来在庭审现场,确定了我们下午见到的就是刘鑫。她真是争议性人物,她的证言与陈世峰的表达多处冲突,1、刘鑫主张报警时自己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检方与陈世峰方面认为她说的是:“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2、检方质疑:刘鑫录口供时说:“把门锁了”是命令型,而今天刘鑫的主张:“怎么把门锁了”是疑问型。3、刘鑫否认锁门。4、陈世峰的律师认为当时了刘鑫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刘鑫否认。这样的辩论争了一下午,又是一场罗生门。

12月14日,旁听的人越来越少。今天领抽签条的不到200人。进法院我拿了一支笔和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旁听席只有三排,座位与座位间隔很紧凑,我跑到了第一排正中间坐下。不一会儿江母从法庭右边的门进来坐在一个角落里,身边有一个陪同人员,因为之前有拍摄过江母,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过了没多久,从左后方进来几个人。我开始没有注意。因为我一直认为犯人是穿橘红色背心的,但是日本没有,所以陈世峰进来我第一眼没有认出来,等确定是他时发现被一个看着像塑料材质的手铐铐着。

随后陈世峰被工作人员把手铐揭开了,我心里噗通一下,这尼玛杀人犯咋还给松绑了?不是很理解。此时,陈世峰和我的直线距离只有最多4米。我发现他手腕到指尖两只手通红,不知道是不是被手铐勒的。穿着一双拖鞋。他正眯着眼睛往江母的方向看去。可是他带着眼镜为什么还要眯着眼睛呢?不敢正视?

案件证物凶器案件证物凶器?

随后法官陪审团落座,全场起立。此处没有国歌,我看大家都半鞠躬,我也鞠躬了。说实话不知道给谁在鞠躬。大家都鞠躬,我不鞠躬也不好。全体坐下后辩方律师开始对陈世峰提问。听了半天,陈世峰这样说:1.事发时,门开约30厘米,刘鑫把江歌推出去,边推边说,“三叔,你接住,我很害怕。”虽然之前他觉得刘鑫说的是“三叔,你坚持住,我害怕”。但再三回忆,只是发音很相近,可能她把江歌推出去后说的是,“三叔,你接住(刀)”。2.陈世峰说,因为当天白天看到江歌帮刘鑫在包里拿钥匙时,带出个东西,我看见了,虽然不确定那就是刀,但后来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刀。说到这里时,我注意观察了江歌母亲,她手捂着嘴、时而大喘气、时而做咬牙切齿状,声音不大的喊了一声:“畜生!”

当天最混乱的情况发生在之后。陈世峰说:江歌10曰14日左右去学校找他,告诉他刘鑫怀孕了。他回家取了10万日元,给江歌作刘鑫的堕胎费。检方问:是否和刘鑫确认?陈世峰称,江歌说刘鑫在家一直哭,不想见你。他觉得如果江歌撒谎,刘鑫会站在江歌一边,把钱分了。所以没当面和刘鑫确认,想另找方法确认。说实话,经过这几天翻来覆去的否认与辩论,我对案件本身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被裹挟其中,等待正义与真相的同时,也一步步看到了人性的深渊。现在每次听到陈世峰与刘鑫的发言,我想的只是去看看江歌母亲的表情。

综合以上旁听者的自述,也就是说这位旁听者每次听到陈世峰与刘鑫的发言,都会觉得不舒服,所以,他只想去看看江歌母亲的表情,对此,也有网友回复:“:同意,对他们的讲法已经不想听了,因为实在太假了,即使录音都有了,刘还是不认,已经不想再听他们讲了,可怜的江母。”然而,这一切,我们还等待12月20日下午3点开始在813号法庭,判决宣告吧!在这里只想对江阿姨说:“无论宣判结果如何,江阿姨一定要勇敢的生活下去。”

大话封神榜内购版

人气动漫大乱斗

天之命游戏

新版逐鹿中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