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S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豚湾的老套情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5:38 阅读: 来源:PPS厂家

1

如果不是和林朗分手,我不会一个人去海豚湾。它坐落在海洋公园的一角,风清水暖,童趣泛滥,两只夫妻海豚已经表演了十八年。

昨天林朗很文艺地对我说:“可宁,咱们的爱情已经没了,还是分手吧。”

其实想分手可以,但不用这样大喘气地说话。我曾经爽快地答应恋爱,一样会爽快地答应分手。 海豚表演中场休息,孩子们退得千干净净,我一个人坐在石阶上晒太阳。一片巨大的阴影遮过来,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你已经看了三场,晒久了会中暑的。”

我仰头看逆光中的他,如果不是穿着淡蓝色的工作服,我更相信他要打劫。

“我喜欢。”我说。

“那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我从不拒绝免费的东西,包括超市里试吃的煎饺。那天他递给我冰淇淋,却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坐在我旁边,而是像堵墙一样坐在我身后,把我罩进一片阴影之中。

很久之后,我问他怎么会想起管我。他说,一个在大太阳下面连续看三场海豚表演的女人,无论再怎么爱阳光,心里也一定有她自己不愿说的悲伤。

2

我和林朗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他做销售,我做前台。林朗业绩可人,做事干脆铁腕。可偏偏总在见到我的时候,摆出一副很对不起我的内疚模样。我找他谈过很多次,告诉他其实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不用每天这样做作,但他依旧我行我素,搞得全办公室的人都以为是我负了他。

那天下班,我们在电梯遇见,有些狭路相逢。他站在电梯的一角,对着镜子抓头发。我说:“林朗,你不用这样吧,咱们都分手了,还装什么情圣。” 他不说话。 “你见客户不是挺牙尖嘴利吗?怎么见到我就哑巴了呢?”

他忽然转过头,没有半点委屈礼让:“你不会不懂吧?我和你不一样。我还要升职,还要加薪,我不能因为你而毁了我在公司的形象。所以还是请你配合一下吧。” 说实话,我很想踢他一脚,但又怕脏了我的鞋子。看来他必将高升了,连前女友都要算计,理应飞黄腾达。电梯停下的那一刻,林朗先我出门,关心体贴地说:“你还是快点找个男朋友吧。”

“我已经有了。”

“哈!”他只有一个字,就表达了他的不屑,我的难堪。而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震得林朗呆若“电击”。

“亲爱的,我来晚了,等急了吧?”

我看见了那个海豚湾的淡蓝色男人,此时换了一身和他皮肤一样幽深的黑西装。

3

他叫杜宝。我怀疑这样的适时出现,是上天听见我的祷告,派他专程来气林朗的。我们假情假意地挽着胳膊,路过诧异莫名的林朗,直到穿出写字楼的大门,走进地下通道才松开手。

从地下通道的另一个出口钻出来,正好有家小有名气的川菜馆。杜宝好像和老板很熟,人多也找得到靠窗的卡座。他不用看菜单就能点出四菜一汤,并且向我保证味道一定很好。我说:“你知道吗?我每天中午都到这里吃饭呢。”

“真的吗?”杜宝满脸惊喜,“我每天中午也来,怎么没见过你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第一次请女孩子吃饭,应该去个比较有创意的地方。” 杜宝的脸又红了,并且一直红到送我回家。也许因为喝了酒,他在路上情绪有些激动。他说他就在隔壁的大厦工作,每个周末去海洋公园做义工。今天只是来找个朋友,却没想到遇见我。

这真让人意外。看不出这个“黑里透红”的大个子爱心这样泛滥。那天他送我到公寓楼下,目送我上楼,没有半点跟上来的意思。他安静地站在路灯下面,头顶一万只慌乱飞舞的虫子,看见窗口的我,远远地挥着手。我发现他真是个老套的男人,就像那个老套的川菜馆,虽然味道还不错,但是一百年没变过。

4

杜宝成了我的盗版男友,常守候在写字楼的大门口等我下班。有时遇见林朗,我会笑得格外大声,惹得门卫侧目。但杜宝很慷慨,明知关系不清不楚,仍然很努力地安排晚上的节目,吃七点档的套餐,看八点档的电影,唱十点档的情歌……经历五次之后,我很婉转地告诉他:“你老了,这是上世纪的娱乐。”

不过杜宝并不在意,他说:“你既然不喜欢,我也就不浪费钱了,其实我也不喜欢。”

杜宝是个五大三粗的小会计,心思细密得和身材完全两样。他喜欢的东西很安静,比如装一架模型。他会很得体地接我下班,乘地铁五站,然后摘下领带,解开衬衫两粒扣子,有点性感地带我逛松山路的模型店。

“七夕”的前一天,看了一办公室的甜蜜之后,我在茶水间给杜宝打电话,我说:“你明天一定要来,要好好准备。”

杜宝说:“好的。”

我说:“我想在办公室就看见你的惊喜。”

杜宝说:“你还想让谁看见?”

我停住了,电话另一端也没了声音。我还想让谁看见,也许我们彼此都知道。

“和你开玩笑呢,怎么不说话了?”

“你不就是想说林朗吗?你这人,一点都不适合开玩笑!”

我本想很奋力地挂上电话,但忽然瞥见林朗翻山越岭的茫然眼神,我还是从容不迫地把手机塞进口袋。

其实,我并不怎么期盼杜宝有什么惊人之举。只要他手里有花,殷勤地等在楼下,不要让我在这柔情蜜意的日子里一个人退场就好。当然,无论我再怎么不愿承认,我确实希望林朗能看到。

第二天起床,我一直神经痛,右眼皮跳个不停。下班前的办公室闹哄哄的,我的“惊喜”还没到,林朗却从背包里掏出一大摞红色的“惊喜”,每人一张。他走到我面前,双手奉上:“下个月我要结婚了,恭喜我吧。”

我极力调整自己惊愕的表情,但我做不到。分手一个月就谈婚论嫁,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在爱我的尾声,就已经开始了新的序曲。我很想和他说声“去死”,但此时此刻,我只能说“恭喜”。

我的“惊喜”终于来了,大热天,杜宝穿着西装,手握十二朵玫瑰。林朗的眼角扫过杜宝,意味深长地笑了。他握了握杜宝的手,说:“不打扰你们相亲了,你们挺合适的。”

5

杜宝在车行租了宝马,在餐厅订了烛光晚餐。他说他用一个月的工资,换来一夜浪漫。我和他坐在宽敞的房车里,桃木的扶手泛着石黄的光纹。

“知道吗?杜宝,去年‘七夕’,林朗带我去海豚湾,我以为我们会像那两只海豚一样永远都不会分开。”

“我知道。你们常去,我见过你们。”杜宝把车子开得很慢,路灯滑过天窗,忽明忽暗,“其实,那个女孩我也见过,林朗也和她常去。”

原来他早就知道,一直清醒地旁观着我做傻瓜的全过程。我转头,看着杜宝。“你为什么不早说,让我像傻子似的。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啊,是不是觉得我发傻很好笑?”

这一刻,我抑制不住地哭了。杜宝和林朗都藏了个“惊喜”,让我在温柔的“七夕”溃不成军。杜宝把车子停在路边,一声不响地任我捶打、咒骂,直到我筋疲力尽地靠在他肩头。

“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怎样和你说。”

杜宝的声音很沉,缓缓地抱住了我。他的手臂圈得很紧,像要把我挤进他的身体。我闻到他身上那股海洋的味道。我想,在这个千古相爱的夜晚,有些事情就要发生了。可是,杜宝却搂着我,很老套地讲了个冷笑话。他说:“一只猴子和一头猪出去玩,一起掉进泥潭里,为什么只有猪溺死?”

我有气无力地摇头。

“因为猪爱烂泥。”

“你想说我是猪?”

“不是,我只是告诉你,明知道是烂泥,就要爬出来洗个澡。”

三十年前的爱情片发展到这个阶段,男主角会给女主角讲个笑话,二十年前男主角会抱住女主角,十年前男主角会吻女主角。我问杜宝,你猜现在男主角会做什么?他特别羞赧地低下头,黑黢黢的脸变红了。我发现,原来他是四十年前的男主角。可是,爱情有时老套一点才够温暖,够持久,就像海豚湾里的那对海豚,已经相守了十八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