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S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费电子时代的最佳金融工具拆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2 12:17:44 阅读: 来源:PPS厂家

消费电子时代的最佳金融工具:拆 导言:当陈天桥抱怨华尔街的金融分析师们不学无术,根本不了解中国现实就给股票定价发言的时候。一家美国的私人金融咨询公司却试图帮助华尔街彻底嘴硬一次,在对苹果电脑的年终股票评估时,这家iSuppli公司的行动,直接让那些怀疑苹果股价还能持续走高多少的人不再犹豫。

“苹果最新一代的iPod video至少有52%的毛利润,此乃我们科学分析和计算的结果”,这是iSuppli私人金融咨询公司投资推荐中写道的。这种所谓科学方法的投资分析,并不是找到了什么特别的分析工具,或者通过商业间谍拿到了什么特别档案,他们的方法很简单,也的确很科学,如果简练形容的话就是一个字:拆。

苹果2005年第四季度的新产品iPod video被拿来拆解分析,工作的细节和流程很简单,将iPod video所使用的材料逐个分解,东芝30GB微型硬盘65美元,三星SDRAM内存1.75美元,飞利浦电源管理单元2.5美元,英国欧胜微电子的音频多媒体数字信号编解码器3.75美元,Broadcom公司的视频解码器10美元,如此最终算出来全部用料143.5美元,而iPod video零售价格299美元,推测之后发现苹果总毛利润率高达52%。于是华尔街毫不犹豫的得出了自己的结论:“iPod是个赚钱的机器”,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些为苹果提供原料的企业,也跟着搭上了顺风车,专门研发触摸式技术的圣何塞赛普拉斯半导体,因为在iPod video中取代Synaptics成为苹果独特转轮配件提供商,一夜直接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

这家以拆解作为金融分析手段的iSuppli公司,实际上核心成员只有一位叫埃里克·派特(Eric Pratt)的家伙,在拆解分析苹果iPod video之后,任天堂的Game Boy Micro、苹果袖珍电脑Mac mini也成为了他螺丝刀下的“拆解分尸解剖对象”,发烧友们将“分解先生”和“硬件屠夫”这样的外号送给他。这种对消费电子产品的拆解风潮很快在全球传染开,从苹果的iPod到索尼的PSP游戏机,从佳能IXUS数码相机到微软Xbox360,只要是能够全球采购生产的流行消费电子产品,基本上都没跑掉被拆的命运。

“没有什么是不透明的,除非你敢像微软那样从IBM定做特别CPU”,埃里克·派特的网站上篇文章写道。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成本不透明的消费品苹果市场零售价499美元的Mac mini,成本约为283美元,iPod nano的成本也不过100美元。而任天堂的复古掌上游戏机Game Boy Micro,绝对算是压缩成本的冠军,100美元定价的Game Boy Micro成本只有44美元。其实微软299美元简装版的Xbox360,早在上市之前就号称被竞争对手索尼拿去分析了,《商业周刊》透露出了相关拆解测算的成本,每一台豪华版Xbox 360微软得亏损71美元,简装版Xbox 360亏的更多,299美元售价得亏126美元。

埃里克·派特之所以能够以这种方式分析,完全拜全球化所赐,全球统一的销售定价和多家供应商的生产模式,让拆解者很容易算出成本。尤其是在后PC时代,流行性消费电子产品的硬件泛滥,几乎占据了现在电子消费市场一半的市场。《商业2.0》网站上也在关注这股拆解的风潮,他们评论道:“以服装和玩具为首的传统经济,充斥着无法评估的人力成本,而电子消费经济则让这些变得更为简单。”沃顿商学院曾经专门研究过全球化后的OEM和ODM经济模式,以评估大量中国制造后全球经济的细微变化。当时那些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者设计一套适用的数学模型,据称耗费了300万美元的经费,而按照埃里克·派特的方式,研究经费很少,需要的仅仅是去市场上买一台分析对象。

尽管苹果在iPod后面不再打上中国制造,而只是书写美国设计,但是中国的分析者也完全可以按照这套流程模仿一番,算算其中有多少电子元件来自中国。至少苏州和东莞的税务机构完全可以根据多少元件来自当地,而能推算出这些企业是否足额纳税。如果陈天桥也想找到说服华尔街的方法,不妨主动把盛大刚刚研发上市的EZ POD也主动拆解一番,用成本法则来告诉公众投资者,299元人民币售价的EZ POD不是亏本产品。导言:当陈天桥抱怨华尔街的金融分析师们不学无术,根本不了解中国现实就给股票定价发言的时候。一家美国的私人金融咨询公司却试图帮助华尔街彻底嘴硬一次,在对苹果电脑的年终股票评估时,这家iSuppli公司的行动,直接让那些怀疑苹果股价还能持续走高多少的人不再犹豫。

“苹果最新一代的iPod video至少有52%的毛利润,此乃我们科学分析和计算的结果”,这是iSuppli私人金融咨询公司投资推荐中写道的。这种所谓科学方法的投资分析,并不是找到了什么特别的分析工具,或者通过商业间谍拿到了什么特别档案,他们的方法很简单,也的确很科学,如果简练形容的话就是一个字:拆。

苹果2005年第四季度的新产品iPod video被拿来拆解分析,工作的细节和流程很简单,将iPod video所使用的材料逐个分解,东芝30GB微型硬盘65美元,三星SDRAM内存1.75美元,飞利浦电源管理单元2.5美元,英国欧胜微电子的音频多媒体数字信号编解码器3.75美元,Broadcom公司的视频解码器10美元,如此最终算出来全部用料143.5美元,而iPod video零售价格299美元,推测之后发现苹果总毛利润率高达52%。于是华尔街毫不犹豫的得出了自己的结论:“iPod是个赚钱的机器”,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些为苹果提供原料的企业,也跟着搭上了顺风车,专门研发触摸式技术的圣何塞赛普拉斯半导体,因为在iPod video中取代Synaptics成为苹果独特转轮配件提供商,一夜直接成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

这家以拆解作为金融分析手段的iSuppli公司,实际上核心成员只有一位叫埃里克·派特(Eric Pratt)的家伙,在拆解分析苹果iPod video之后,任天堂的Game Boy Micro、苹果袖珍电脑Mac mini也成为了他螺丝刀下的“拆解分尸解剖对象”,发烧友们将“分解先生”和“硬件屠夫”这样的外号送给他。这种对消费电子产品的拆解风潮很快在全球传染开,从苹果的iPod到索尼的PSP游戏机,从佳能IXUS数码相机到微软Xbox360,只要是能够全球采购生产的流行消费电子产品,基本上都没跑掉被拆的命运。

“没有什么是不透明的,除非你敢像微软那样从IBM定做特别CPU”,埃里克·派特的网站上篇文章写道。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成本不透明的消费品苹果市场零售价499美元的Mac mini,成本约为283美元,iPod nano的成本也不过100美元。而任天堂的复古掌上游戏机Game Boy Micro,绝对算是压缩成本的冠军,100美元定价的Game Boy Micro成本只有44美元。其实微软299美元简装版的Xbox360,早在上市之前就号称被竞争对手索尼拿去分析了,《商业周刊》透露出了相关拆解测算的成本,每一台豪华版Xbox 360微软得亏损71美元,简装版Xbox 360亏的更多,299美元售价得亏126美元。

埃里克·派特之所以能够以这种方式分析,完全拜全球化所赐,全球统一的销售定价和多家供应商的生产模式,让拆解者很容易算出成本。尤其是在后PC时代,流行性消费电子产品的硬件泛滥,几乎占据了现在电子消费市场一半的市场。《商业2.0》网站上也在关注这股拆解的风潮,他们评论道:“以服装和玩具为首的传统经济,充斥着无法评估的人力成本,而电子消费经济则让这些变得更为简单。”沃顿商学院曾经专门研究过全球化后的OEM和ODM经济模式,以评估大量中国制造后全球经济的细微变化。当时那些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者设计一套适用的数学模型,据称耗费了300万美元的经费,而按照埃里克·派特的方式,研究经费很少,需要的仅仅是去市场上买一台分析对象。

尽管苹果在iPod后面不再打上中国制造,而只是书写美国设计,但是中国的分析者也完全可以按照这套流程模仿一番,算算其中有多少电子元件来自中国。至少苏州和东莞的税务机构完全可以根据多少元件来自当地,而能推算出这些企业是否足额纳税。如果陈天桥也想找到说服华尔街的方法,不妨主动把盛大刚刚研发上市的EZ POD也主动拆解一番,用成本法则来告诉公众投资者,299元人民币售价的EZ POD不是亏本产品。

专业清洗空调工具

空调有风却不凉的原因?

北京市门头沟区志高空调拆装清洗加氟售后维修服务中心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