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S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APP盈利尚远

发布时间:2020-01-14 17:47:46 阅读: 来源:PPS厂家

自上线一年以来,打车软件以雨后春笋般的速度涌现在出行市场。在初轮比拼中,资金实力成为打车软件竞争与生存的关键。然而,问题也随之显现,在业务模式尚未定型的探索中,产品服务的精细化运营、寻找监管“破冰”的可能性都将成为决胜的法宝。

营销比拼

移动互联网的营销比拼已经开始从娱乐、社交、购物蔓延到了出行领域。

“快的打车回馈郑州客户,狂送1000万,每天在线6小时接1单就送5元!高峰期单单有奖!”“不论新老乘客,首次成功呼叫,奖励5元话费,12月3日进行充值快快下载嘀嘀打车!”近日,打车软件争抢市场的擂台赛在微博上以各种形式激烈地展开。

除了针对出租车司机的微博营销,打车软件公司还做足了乘客的功课。

快的打车承诺,用户在微博上参与@快的打车,就能抽奖获得打车积分,换取话费、VIP卡;嘀嘀打车则宣布,在11月20日-11月29日活动期间,凡是关注“嘀嘀打车”并分享微博广告信息,就有可能获得打车主题U盘及精美钥匙扣一份,或是赢得电影票,活动范围覆盖昆明、徐州等多个城市。

其实,这样的营销比拼在打车软件诞生之日起便一直存在。

早在今年1月份,快的打车从总部杭州成功打入上海市场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通过奖励微博晒单用户话费、奖励司机推荐等方式,快的打车接入的出租车司机有6000多人,每天下单量有6000多单。

8月份,为了争夺广州市场份额,嘀嘀、快的和大黄蜂三家打车软件公司更是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烧钱大战。送司机话费、礼物;送乘客10元到30元不等的话费补贴……据粗略统计,三家公司八九月份在广州烧钱数千万元,全年花费或将上亿,烧钱激烈程度相当疯狂。

用智能手机实现招车的服务正在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从最开始的将服务应用于私家车,到后来逐渐扩大到城市的公共出租车,这类应用越来越有效地解决了人们在高峰时段打车难的问题。但作为一个诞生仅一年多的新平台业务,其进入门槛并不低。

嘀嘀打车联合创始人、营销总监吴睿告诉新金融记者,对此,嘀嘀采取的方式是通过线上的企业微博矩阵,开设多个不同功能的城市微博,与各个城市的网友进行沟通;线下则通过与出租车公司合作,在火车站、机场等司机聚集区域做地推,培养种子用户,让打车软件深入人心。目前,嘀嘀打车已覆盖城市达26个,司机数量近30万,注册用户超过千万,日均订单数量25万。

作为嘀嘀的最大竞争对手,快的打车的打法也颇为类似,只是战绩更加喜人。 自上线之初至今,快的已完成全国35个城市的覆盖、2000万使用客户、35万司机、日均订单量突破30万的成绩,并于10月份成功进入香港地区。

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2013年第3季度中国打车APP市场监测报告》显示,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分别以41.8%、39.2%的市场份额位居全国第一和第二,两者的用户数占所有打车应用用户数的80%以上。其余小的打车软件如摇摇招车、打车小秘、大黄蜂等占总市场份额的不到10%。

“行业的格局阵容已经很明显,其他同行如果想要进一个新城市,则至少要花10倍以上的竞争成本去追赶。”快的打车公关总监叶耘对新金融记者表示,接下来的工作是要维持现有的市场份额,并进一步向其他国家和地区延伸业务。

8月份,美国本土打车软件Uber开始尝试进入中国运营。“既然别人已经进来了,我们也要往外走。香港地区是我们国际化步伐的试水,会为我们积累很多国际化城市运营的经验,曼谷、东京、首尔等都有可能是我们下一步计划进入的城市。”叶耘说道。

据悉,快的打车第二轮融资计划已经在接洽中;嘀嘀打车已启动C轮融资,接下来是否会有进一步的融资动作还尚未可知。

叶耘坦言,年初获得阿里巴巴千万级资金的风投,是让快的得以更迅速地覆盖到杭州以外城市的重要原因。相比陷入资金困难的其他同行公司,快的在资金方面的确很宽裕。

而进一步的商业化模式探索和尝试也在继续。叶耘表示,快的已经成功与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去哪儿网合作,植入打车软件;快的打车还接入支付宝,形成O2O支付闭环,用户可以在APP上绑定支付宝或银行卡对账户进行充值、付车费,司机和用户都可以避免找零、假钞带来的麻烦;用户今后还可通过APP的后台积分换取酒店代金券、彩票、话费等;对于VIP会员,快的还推出了专享会员卡,升级用户体验。

服务待升级

除却快的和嘀嘀这两家行业“标兵”之外,众多小的打车软件公司也都在各自阵营中为抢占市场而努力着。短时间,如此众多的打车软件一拥而上,无非是看中其背后的巨大利润。对于号称“免费叫出租、百秒应答”商业模式的打车软件公司来说,“无盈利模式”、“烧钱竞争”这样的讨论也一直没有消停过。

在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看来,在打车软件兴起的初期,各种运营模式、盈利模式仍未成型,当随着加入者的增多,市场竞争日渐加剧,行业阶段规模化扩张、烧钱赚吆喝将是必然趋势。

企业显然并不认同这种说法。

“快的很少主动烧钱,即使烧钱也是对竞争对手的防御和跟随,在短时间内见到爆发性的效果就收。我们会将更多精力放在产品开发和服务运营方面。”叶耘说。

快的CEO吕传伟也曾对外表示,市场的投入在创业初期最为立竿见影,但随着竞争的加剧,打车应用的门槛也越来越高,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精细化、国际化和智能化。

除了保持市场份额行业第一的优势之外,快的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在软件使用上做到——为用户更节省流量、将出行定位做到更加精准、维护企业自有24小时服务热线的服务水平。嘀嘀打车的联合创始人兼运营总监李响对新金融记者表示,今后将在“为司机提供顺风车和内置导航方面”提升用户体验。

然而,还有一些问题是迫切需要企业解决的。

上海强生出租汽车公司一位驾驶员对新金融记者透露,有相当一部分驾驶员为了赚取打车软件公司奖励的话费,借用以往乘客的手机号预约订单,伪造成功“抢单”。

“有好几次,我想去抢加价费用高的隔夜单,打电话过去问他明天什么时候来接,结果对方告知他也是驾驶员。没想到他自己想抢的单子被我抢到了。”

上述司机还表示,现有的打车软件最好能实现限定司机接单的地域范围的功能,比如在高峰时段只能接收到500米到1公里范围内的订单信息,这样保证能在预约的时间内准时到达,司机和乘客双方都不会出现违约。

“不顾车辆所在位置而随意抢单,在上海这种特大城市,一个横跨几十甚至上百公里的订单,遇上交通拥堵的情况肯定不能准时到达。如果产品不在细节服务上追求质量,对产品的长期发展肯定是个障碍。”

李宇恒预计,打车软件还有很多可以与出租车公司和司机合作的地方,未来很难说向用户收取费用。叶耘也表示,在进行商业化尝试阶段,没有做好产品服务升级和取得用户绝对信任之前,没有考虑收费的可能性。嘀嘀方面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已做好3年免费的准备。”

监管破冰?

资金压力、烧钱竞争、盈利模式……自身的争议之外,各地出租车公司的不同态度和地方政府监管细则的出台则更是加剧了行业退出、转型的趋势。

背靠腾讯投资的嘟嘟打车已经处于关停状态,开始改行干起在线家政;为了求生存,一些小的打车软件也陆续转型预订酒店、餐饮的生活服务软件。

上海一位出租车公司经理告诉新金融记者,自嘀嘀等打车APP面市以后,上海各大出租车公司原本通过电话及官方软件订车的业务被抢走了30%以上。上海市交港局已于6月份发出通知,禁止出租车驾驶员使用具有加价、显示乘客详细信息的技术产品承接预约服务。

祭出政策监管大棒的还有厦门市。11月21日,厦门市运管处表示,禁止的士司机使用嘀嘀打车、快的打车等不具“免提”功能的召车软件,如向乘客收取加价服务费的可对司机处以罚款、扣证等处罚;司机必须使用本地化的“程掌招车”软件来完成订单的预约,该软件可以把司机的全程服务列入诚信评价考核体系。

北京、重庆、深圳等地则相继下发通知,准许打车软件尝试政企合作新模式,将打车软件统一纳入电召平台,全面取消加价行为。乘客使用打车软件实时呼叫出租车时,出租上将安装车载终端应答用户订单,同时司机也能用手机上的打车软件继续抢单。乘客则只需支付符合当地标准的电召服务费,享受叫车预约服务。

“使用快的打车会降低出租车的空载率,每个月为司机带来的订单收入会增加15%-20%。”对于加价订单的取消,叶耘表示,出租车属于公共资源,肯定不能任由司机随意加价,政府的监管当然是必要的。这部分订单占快的订单总数的不到15%,对快的收入影响应该不会很大。

“半年之内,我们拒绝了几十家要求投放广告的代理商。待用户达到一定规模后,想要有收入还是很容易的;当掌握了用户数据的积累和挖掘,可以打通本地生活增值服务,想象空间是很大的。”叶耘对前景很是乐观。

嘀嘀打车CEO程维日前也表示,今年是智能召车的元年,虽然还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与各地主管部门协调、解决,协商出一条既服务市民又符合监管的可行道路,但智能电召一定会在各地更快速的发展。

业内人士分析,在国内打车软件发展的初期,出现弊端和风险在所难免,政府介入监管是必然。未来,不同的打车软件或将统一接入政府的运营平台,接受统一的管理,而打车软件企业要做好至少10年的准备来改变一代人的打车习惯。

火热的打车软件市场

2010.8

招车软件Uber在美国旧金山正式发布,提供私家车预约服务。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到35亿美元后,Uber 的服务范围已经从美国延伸到欧洲、亚洲、澳洲等地区。2013年8月,Uber 上线中文网站,正式进军上海。

2011

英国出现服务实时在线招车Hailo,随后相关这类服务迅速蹿红,并迅速在欧洲和美国扩展业务。

2012

国内的创业者们嗅到了招车软件商机。3月,摇摇招车IOS版上线;9月,嘀嘀打车上线;10月快的打车上线……国内打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大量冒尖。

2013

国内市场上已经有数十款打车应用软件混战。3-4月,坊间消息称,打车小秘获得超过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嘀嘀打车获得腾讯1500万美金融资;快的打车获得阿里巴巴数百万元美金融资;摇摇招车获得红杉资本350万美元融资。5-7月,嘀嘀、快的、摇摇招车等与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去哪儿网、支付宝、微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等达成合作协议,并相继进入全国30余个城市。10月,快的打车低调进入香港地区。11月22日,快的打车与大黄蜂签订合并协议,双方并未披露交易金额,并获阿里巴巴集团近亿美元资金支持。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中心

名医汇

相关阅读